因为你是Carol

2019-09-24 作者:影视焦点   |   浏览(84)

凯特的叹息性感低沉忧郁,鲁尼的眼神像小鹿一样慌张不安。她们在车上的那一段,摇晃的镜头,飞掠的风景,眼里爱人的脸渐次明晰。想起carol说: what a strange girl you are,flung out of space. 我想翻译成犹在天外,这大概是对女孩最好的赞赏。carol离婚时那句 We are not ugly people. 骄傲失望又决绝。

2015年12月,我第一次看电影carol,那是一个我昏昏欲睡的夜晚,因为昏沉我错过了这部绝佳的女同题材电影。2016年的12月,刚好是carol上映一周年,我再次拿出carol来看,这次是清醒的。 身为女同的我,看完后忍不住跟我的直人朋友分享我对这部电影的赞美,“简直无法想象,Todd Haynes作为一个可爱的基佬居然能拍出一部这样细腻动人的女同爱情电影”。我的直人朋友反问,难道所有的爱情不都是一样的吗?(后来我知道了,编剧是24K金纯姬) 当时我思考了片刻说“我不确定…” 我清晰、准确地的知道女同爱情的模样。但其他类型的爱情我只在电影里见过,我没有的太多的感知,也没有太多的共鸣。但人往往是通过明晰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来明确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我喜欢《girls like girls》里的一句歌词,Girls like girls like boys do, nothing new,但现在我在想是否真的完全一样? 自从“LGBT”进入人类社会视野,我们一直在以“大同”寻求平权。包括我自己,千百次幻想中向父母出柜的宣言都是“我们的爱情和承诺与你们无异”。这是政治正确,将对比放大的人类文明的尺度上,任何爱情形式都值得被施以平等的尊重和对待。 但是现在,也就是在看完carol之后,明确自己性取向已经6年的我才意识到在宏观尺度外,女性与女性的爱情在微观层面拥有长存的与其他类型爱情不同的地方,我想大概是过分“柔软”。“柔软”这个词可能并不十分准确,但这是现在能想出来最贴切的形容词。 我记得在《carol》的主创采访里,Rooney说过cate是柔软的,这与他以前诠释过的两性爱情的感觉不一样。carol在Therese肩膀上每一次似有似无的碰触;carol在第一次造访Therese公寓时候情不自禁的哭泣;carol在电话那头对Therese难以割舍却说不出口的爱与痛;当然,还有最最柔软的床戏,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两位女主似水似乳的交融。而这每一幕都能让我想起我经常对女朋友说的话“我喜欢抱着你,你软软的身体每次都让我有陷进去的错觉”。是的,那种柔软所带来的美好感觉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结束了以上一个女同志的“自白”,我把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回归到创作团队上。任何一部作品的成功,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与人和。天时地利是是客观因素,我所说的人和是导演Todd Haynes、编剧Phyllis Nagy对于Highsmith原著《The Price of Salt》的改编,我也相信在此过程中才华横溢的老魔王cate blanchett功不可没,这一点导演在主创采访中有提到过。以及cate和rooney对主人公完美的诠释,赋予了Carol和Terese角色鲜活的生命,也给了观众的一场动情至深的同性爱情。 相比起原著,我更喜欢电影版的改编(没有好坏之分,只是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原著中是一场真正的暗恋,Therese沉迷,但carol却一直因为心事重重若即若离,以至于Therese把“今晚我能和你睡一张床吗”这句话藏得心痛至极。原著里Highsmith更多是通过侧面描述来实现对carol这个人物的刻画,原著里carol不仅离Therese很远,离读者也很远。但电影里的carol不一样,她不是为cate量身打造的角色,显而易见是因为著名老表演艺术凯特女士才变成如此。电影的carol少了几分原著中的阴郁,多了几分cate带给她的明亮。电影里不是暗恋,是两个人的情愫从克制到喷涌的全过程。无论是从法兰根堡百公司里的一瞥、第一次午餐、再到圣诞树市场,甚至是在她最最绝望的监护权对峙场景里,当carol说出那句“we are not ugly people”的时候,carol这个角色都是明亮的,是能够让观众感觉到故事一定会朝着好的结局走下去的。 而结局果真如此,carol与Therese慢镜头里绵长而又甜蜜的对视是我见过最美的电影结局,我甚至因此能看到那天晚上,carol让侍应生在旁边加了一把椅子,她心不在焉地与朋友交谈,但忍不住的偷瞄一旁的Therese。会面结束后carol和Therese一同上了车,Therese小心翼翼地问她“where will we go?”,carol带着迷人的微笑回答说“our home”……

很久之前看《盐的代价》,脑海里就给它导了一部戏,carol的选角确实“被弯成了一盘蚊香”,鲁尼突飞猛进的演技比起凯特毫不逊色,当的起好友上映看之后“惊艳”的评价。这部片镜头语言真的很美,沉静、内敛、又饱含复古的美,海报让人不禁想起“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年轻怀有梦想的女售货员与成熟风韵的中产阶级富婆,两个年龄、阶层、阅历不在一个段位上的人相爱了,经历了相爱的人大多会经历的事情:爱恋,甜蜜,争吵,分手,挽回。Therese的感情坦率真诚而又浓烈,从一开始的试探,迷惘,寻找到最后的坚定,她就用那样爱恋的眼光看着她,清澈的而又痴痴的一直凝视。carol聪明,睿智,女王的镜头最让我感动的莫过于一处微笑着给睡着的T整理围巾,满满的爱意溢出满屏;一处最后两人在人群中无声相望、目光焦灼、羁绊,然后相视而笑,瞬间哭的不能自已。爱情它只是爱情,在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遇到一个爱的已经多么不易,为什么还要去在意ta的性别,在有爱的时候尽情去爱去坚持。“what a strange girl you are,flung out of space”,她终会来到,言笑晏晏,看着你,眼里有着藏不住的爱恋,愿你,找到你生命里的Angel。

第二次看完,carol的确做了她的立场上最好的决定。她所遭遇的一切苦难,挫折与痛苦,都是必然。因为她是那个年代的独行者。她明确的知道自己所要所想,即使有了孩子,即使为了这些她将与最爱的孩子做出一定程度上的离别,即使她将忍受周围无数人的指指点点,甚至那个莫名其妙的“moral clause”,她也要做自己。她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在一个封建得跟不上她的思想的年代。这些并不是Therese的错,这些是Therese出现前就已经存在,必然发生,也将永远存在于carol生活中的“苦难”。所以carol一次次地在Therese自责时,告诉她“It’s nothing to do with you.”Therese之于她,是美好的,是新奇的。她是她那浑浊充满恶意世界里的一抹彩色。
“What a strange girl you are,flung out of space.”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莫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西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二次看完Carol。部分初次观看时的不明不了逐渐清晰,我开始理解carol的立场,她的想法,她的心境。记得初次看《Carol》是一个朋友跟我推荐的。她的推荐理由是:“觉得你很像Therese。”彼时我无法理解carol做的一切:明明是两个人的感情却单方面断然做决定,完全不尊重Therese,自以为是自私自利的女人。朋友却为carol辩解:一个独立惯了的女性不能允许自己在自身破篓子没解决好的情况下,耽误另一个人,更何况是心爱之人。她只是做了在她看来最好的决定。我说难道她们不能沟通吗?carol就不能告诉Therese自己的难处,让她自己决定等还是走吗?朋友说:因为她是carol,所以她不会说,也不能说。“那她们互不了解误会重重,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走不到最后的”。“但这就是爱情啊,爱情不需要互相理解。”

久别重逢的咖啡馆,她终于处理好一切,重新站在她面前,却带有一些些犹豫了。
“I was hoping you might like to come and live with me .But I guess you won’t, would you?”
那个迷茫的女孩成熟干练了不少,她没有像第一次约会一样欣然接受我的烟,那么她还会不会像第一次约会那样给出令我惊讶的回答呢?
“I don’t think so.”
两个人都变了。Therese身上有了丝丝carol的果敢坚决,她的眼神不再飘忽游荡,背脊挺得直直地望着carol。Carol却也开始如Therese般小心翼翼,” I’m meeting some people at the furniture house at the Oak Room at 9. If you want to have dinner …If you change your mind…”
“Well, that’s that. I love you.”
一小时四十五分钟,Therese终于等到这句让她粘满灰尘的心抖落怨恨的话。长时间的凝视。一如初次见面时,一如圣诞节镜前互道情愫时,一如两人在车上久久凝视车外的对方时。

“If you’d like to visit me some time, you’re welcome.”
-“YES”
初次约会随口的一句话竟让没有主见的女孩直接说了yes,那是她对她兴趣的起点。

“I feel useless like I can’t help you or offer anything.”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在天台carol第一次向她倾诉自己痛苦时。

-“I’m sorry. I’m thinking that I am selfish.”
“Don’t do this. You had no idea. How could you know?”
在知道被私家侦探偷拍,即将因为她们的关系让carol失去女儿探视权时。

分开后,一切都改变了。

但Therese无法理解她也是必然。Carol一如她们初次见面时突然闯进Therese视野一般闯进了Therese的生活:人群中我漫无目的神游,突然看到了那么独特美丽的你。你抬头,也瞧见了我。我的目光全然被你迷住,交流越来越深。可是旁人稍作打扰,“小姐,请问洗手间在哪?”转眼你就忽地不见,四处都找不着。一声不吭,一切回到原点。在彼此靠近时,在浓情蜜意后,Therese一直都想要更靠近carol。她想分担她的忧愁痛苦,她想为她做一点点事,哪怕只是一点点。但carol不让。
“Can I do something?”
-“Just leave it be.”
在第一次去carol家,目睹carol和丈夫摩擦争执后。

Party house内,前男友与新欢相拥而舞,拒绝的追求者也与女伴情意绵绵。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向前走,那么满脑子都是carol的自己还要逃避吗?当然不,勇敢地奔向酒店。再一次在人来人往,嘈杂拥挤的环境中,捕捉到了那份独属于自己的果敢。

Therese是全然被carol迷住的,一见钟情。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却知道自己想靠近carol。“I’m fond of anybody I can really talk to.”尚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时,carol是个新奇的她可以“really talk to”的人。对于这样一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抉择自己人生的Therese来说,carol给了她一个全新的世界。遇到她之前,Therese的生活是平淡的,安稳的:稳定的工作,稳定的男友,稳定的每一天。但Therese不该属于这样的平淡,她工作时神游,聚会时神游,坐男友车后座谈论见父母时也在神游。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现在的一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做现在的一切。她在迷茫,怀疑。直到遇见carol,她隐隐约约想要靠近这个张扬的女人。她身上有着她没有的果敢与洒脱,其实,她自己也本属于果敢与洒脱。
Carol是那个催化剂,让Therese找到真正的自己——那个初次正式见面便一口答应去对方郊区家里做客,认识不久就愿跟着去西部没有目的地旅行的疯狂的自己。或许那时候她仍然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大多数,但她却开始明了:她想要靠近她。于是感情就这么发生了,两个吸引彼此的人理所应当地谈了情说了爱上了床。但你教我认识了自己,教我发现了新的世界,你让我重新认识了一切,我却不能为你做任何。”I should have said no to you.”
剧中的电话也是个很巧妙的东西。在目睹carol一次次的争吵、愤怒,一次次地被carol拒绝:你没必要自责,这不关你的事之后,往往又让Therese一次次地看着carol打电话——倾诉,哭泣,乃至崩溃。我就在你面前,你拒绝了我的安慰却向着电话那头表达你最真的情感。那种感觉让Therese好不容易明朗起来的这一小块又蒙上了灰。
“What are you thinking? You know how many times a day I ask you that?”

两个人都做了自己立场上最好的决定,伤害却不可避免。
“Please don't be angry when I tell you that you seek resolutions and explanations because you're young.”看完第二遍仍然不能理解的一句话。两个人都为感情做出了努力,carol眼中“no explanation I offer will satisfy you”,对,这所有的一切都是carol本应承担,不管有没有Therese她都需要面对的,独立如她,不愿将苦闷告诉Therese让她自责,也不愿束缚住Therese要她等她。于是她选择离开。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互相吸引,一个成熟独立的站在自己角度为对方作决定,一个被动青涩的被迫接受一切。除了对彼此的爱,她们俩没有任何相交点。

“I’m going away for a while. West. Soon. And I thought , perhaps you might like to come with me.”那是她和她感情上升的明朗期。她自信自己对她有足够的吸引力。
-“Yes, yes I would.”

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发布于影视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你是Carol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