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分钟的丹麦,她也没有回头

2019-09-24 作者:影视焦点   |   浏览(159)

最感动的一幕,他去找她,她在海边看夕阳,帆影点点,他没有惊动她。站在她的背后,悄悄许下诺言,如果她在那帆船开过以前回头,他就勇敢地走上前去。帆船缓缓移动,金光闪闪中,她兀自不动,像一幅画,帆船终于开过了,他失望地转身走回去。其实,她知道他在她身后。所以一直没有回头。

亮晶晶的,是我走出哥本哈根机场,对丹麦的一个直观感觉。环顾四周,目所能及一切,都是发光的,甚至有点刺眼,这该是空气太纯净,能见度太高的缘故。天空湛蓝如洗,吸入的空气是清冽的,略带甘甜,感觉像刚下过雨。七月的天气,也就有20度,让刚从北京飞过来的我,要打寒颤。

马丁西科塞斯在1880年的纽约告诉我们,纯真年代里,真正的爱情只有一个结局:终生相望但并不在一起。
马丁西克塞斯在1980年的纽约告诉我们,纽约纽约里,真正的爱情只有一个结局:结婚然后离婚,却可以相惜如初。
一百年风吹云散,所有钟情的喜悦不过是瞬间。
诗人之子,孤独的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内敛、深情,扮演的男人纽兰在结婚前夕爱上未婚妻名誉不佳的表姐。一百年前的纽约,清教徒之都,上帝的清白之城。女伯爵夫人从欧洲带来了骄奢淫欲以及刘易斯惶惑已久的爱情。炽热的爱恋之后欲望的归欲望,婚姻的归婚姻。哪怕从此以后两不相见任彼此苍老在大洋的两边任是无情也动人。
我会和很多人一样,热烈的讨论那两个美好感伤的镜头。纽兰看着坐在海岸边的她,夕阳如酒,想她如果在帆船经过灯塔前回头,那么他就会去找她。但她没有。于是时光变幻到纽兰晚年,他带着儿子来到她居住楼房的窗下,坐在街角的长椅上,鸽群呼啦啦的掠过窗子,有人来关窗子了,白发苍苍,并不是她。
我看这部片子是在六年前,我的age of innocence,或者说我的清白年代。我会一直记得他们之间的美好,而美好必要用千里相隔的痛苦来映衬。甚至,所谓爱情,不过是毅然决定放弃的那一瞬间从心底涌出的东西。就像她坐在海岸看着帆船开过灯塔,虽然知道纽兰就在她身后,但坚决不会回头看他。就像纽兰在决定私奔的前夜,目光划过他或许怀孕的妻子的面庞,于是放弃了私奔。他与她,不过是在应当接受的时候接受,在应当拒绝的时候拒绝,而这爱情就在这些点滴的瞬间产生。
假如,纽兰真的与她结婚,又该怎样?
镜头会转向西克塞斯的老电影,《纽约纽约》。我爱的意大利式的忧伤,不羁、自由、永不屈服,即使我爱你。有些演员其实是诗人,如刚才提到的戴尼尔戴刘易斯,也包括这里的罗伯特德尼罗。我会想德尼罗是银幕时代的游吟诗人,唱着民谣,飘洋过海,从西西里来到曼哈顿下东区。德尼罗扮演的爵士乐手吉米在战后一次盛大狂欢中,爱上了爵士女歌手丽莎。然后,才子才女,萨克斯蓝调配百老汇女腔,就这样热烈烈的爱恋、结婚、共同巡回演出。
我同样会和很多人一样,忘不了这部音乐剧中百转千回的爵士歌曲,丽莎的扮演者明尼里原本就是著名女歌唱家。在电影中,他与她都对音乐有着自己的追求,吉米放荡不羁,丽莎固执内敛。他们可以因为珠联璧合而走到一起,也会为了诸如怀孕与否、到哪个城市定居这样的事情而吵架。并且,直到他们的爱情拯救不了彼此的孤独——那种性格里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孤独,所以他们离婚了。
爵士乐是这样一种音乐,无论怎样忧郁的爱着对方,却牢牢守住自己的音线。你有你的华彩漫天飞舞,我有我的尾声余音绕梁。吉米的萨克斯和丽莎的歌声除了调性一致,其实是各自独立的。
他们离婚后的六年中,各自仍然有着骄人的事业。直到有天,夜色深沉,纽约的夜雾格外缠绵忧郁,他来剧场看她盛大的演出。就像昨天一样,他仍然叼着烟斗,打着节拍,露出不羁的笑容和由衷的欣赏。她在台上唱那首好听的《纽约纽约》,她看到了他,他们相视一笑,就像昨天一样。
电影在持续的爵士乐中走向The end,我在音乐里想起《纯真年代》里纽兰的一句话:“他知道他失去了某些东西:青春年华。但是他现在明白,那东西不仅根本得不到,而且也未必真有。”
纽兰说的“那东西”,不过是another saying of love。
假如纽兰与她结婚,结局不过是吉米的翻版。
对有些人而言,爱情只是生命中一些点滴的瞬间,而且转瞬即逝。它的结局只有两个,或者永远隔山隔水,用时间拉成一条细到看不见的线;或者结婚然后离婚,并在多年以后带着淡定重温或多或少的那些瞬间。

那个场景美极了 油画般 她站在海堤边 望着没有边际的大海
他在远处 望着她 做了个决定 如果帆船驶过灯塔的时候 她回头 他就走过去

飞机晚点,降落哥本哈根机场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透过落地玻璃窗,看间太阳还在半空中挂着。走过一条长长的实木地板的通道,就过了边检,出了海关,进了丹麦。

                                                       2008年10月13日

帆船直直的驶过灯塔 她没有回头 他也没有走过去
她知道 他在她身后 她知道 他会来 她才出现在海边
她没有回头 可心里已千百次的回头了

车子开过市中心的政府广场,开过安徒生大道,绕过几条辅道,就到家了。

马丁西克塞斯:
《纯真年代》:9.5分
《纽约纽约》:9.5分
(老马的电影几乎都看过,大部分是不错的。但这两部我最喜欢,其次是《穷街陋巷》、《出租汽车司机》等。)

他和梅继续生活 生儿 育女 看孩子们长大 自己老去
他没有再见过她 他对自己的家庭有责任 他亦担当着好丈夫 好父亲的角色

从机场开车到我家,走市区,大约三十分钟,三十分钟的影像,三十分钟的丹麦,告诉你我初见的丹麦。

那扇窗 打开 又被关上 没有她的身影 他再一次转身离开
一阵风吹过 枯黄的落叶 在街角翩然起舞

这已是我在丹麦的第十二个年头了,每个夏天,从国外回到丹麦,都如那初见的三十分钟的丹麦,从没改变过。 

第一次见到她 是在剧院里 高高的看台上 他未婚妻梅的身旁
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她是他未婚妻的表姐 远嫁欧洲又落魄而归的女子 行为举止 遭她所处的上流社会所鄙视
她看上去依然很快乐 毫无顾忌的笑 没有丝毫的落寞 她是一个不愿守规则的女子
 
可是 他看到她哭了 也许出于他未婚妻的关系 他也帮了她很多
他和她 相谈甚欢 眼神与对话 隐藏着一种暗流 那是隐忍着的感情

过了这片海,车子就开进市区。市里没有高楼大厦,和大厦上的霓虹,能看到的最高处,是教堂的尖顶。马路两边的商店都关门了,马路上只有零星的车辆,零星的行人,看上去也都是游客。人都去哪里了呢。得到的答案是, 七月是丹麦的暑假,多数人或出国度假,或在乡下丛林的木屋里享受安静的时光。

那是很多年以后 已两鬓如霜的他 所有的往事却仍然历历在目
哪怕只是刹那的光亮 也足以照亮他整个生命 他从未遗忘过

车子从机场出来,开往市区,路过一片高低起伏的绿地,像是开放的高尔夫球场,草坪很整齐,可以看到被割草机修剪得一深一浅的回型条纹,只是开放的绿地上空无一人。开过绿地,看见一片海,浅海域伫着一排风车,海面上飘着几只帆船,近处偌大的一片海滩,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影,和一只撒欢的狗。

Can you see me in your dreams? Can you feel me in your world?
Repeatly I ask myself in the endless darkness, repeatly I answer myself in the forever-lasting misery.
Still I say to you, however,much love, baby.

他在她家的楼下 坐在一个长椅上 凝望着她家带有凉棚的窗户
阳光打在玻璃上 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似很多年前 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他再一次产生了幻觉 仿佛看见当年的她 站在海边 不断的转身 回头向他微笑

但他仍然时常想起她 一想起 便觉得虚幻美好 她代表着他尘世间失去的一切
他期待了一辈子 不过是一个转身 记忆中海边那个金色的背影 只有她最真实

这是电影《纯真年代》 喜欢这部电影 也许是基于我的某种迷恋 深深的迷恋某种熟悉的感觉
纵使明知 它已会有碍那些平常的幸福 明知它会抵触尘世 却仍然不肯放下它们
它们 是温暖感伤 是悲欣无尽 是静默无语 是属于我的纯真年代

很多的羁绊 是他无法抗拒的 他理所当然的和梅结婚 她则决定回欧洲
他连最后想送别她的机会也被抹杀 终有一天 他决定远游 却因梅怀孕而留下

当有一天 我已年老不爱梦幻 有你 可资我怀念
当有一天 我已年老不爱梦幻 你的爱情仍停留我心间

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发布于影视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十分钟的丹麦,她也没有回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