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苏与金秀植的乱世爱情,有一种信仰叫做道斯

2019-09-18 作者:影视焦点   |   浏览(192)

    青梅竹马的日本上将与朝鲜家奴的爱情长跑故事,他们在战争年代相爱想杀再相爱。
    故事中,朝鲜家奴抛弃国仇家恨,用跨越民族的大爱,宽容精神与日本上将在枪林弹雨中从朝鲜辗转到寒冷的苏联最后翻山越岭又到了德国,在这期间,他们相互扶持,相互鼓励,一起出生入死,见到战争带来的痛苦,听到了人们临死的哀嚎,朝鲜家奴用跨越国家民族的大爱和坚持不懈的奥运体育精神感化了一位残忍的杀人机器,而这位杀人机器也在战场中亲身体会了战争的残酷,心爱的祖国可以抛弃自己,忠诚的副手为了保命要致他于死地,人们为了自保可以出卖手足同胞,这些残酷的事实深深地震惊到了这位日本上将的心灵,他意识到只有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朝鲜家奴才是真正值得他用真心和性命去对待的人,影片的最后一刻,在诺曼底战场,他们决定用尽最后的力气远离战争,毅然决然肩并肩地一起跑向大海,然而无情的炮火在最后一刻还是不放过观众的小心脏,终于,朝鲜家奴中弹身亡,他在弥留之际用自己的名牌努力叮嘱日本上将保住性命,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影片最后一幕,日本上将用朝鲜家奴的名字奔跑在奥运赛场上,与影片开头赛跑的唯一不同之处在于,这是一个沐浴在和平阳光下的赛场,没有杀戮,没有仇恨,没有战争,有的只是灿烂的阳光和各国人民同座一台,一起欢呼。而金秀值也将永远活在塔苏心中。
    与其说这是一个规模宏大的战争片,倒不如说它是一个缠绵悱恻可歌可泣的爱情片。

太平洋战争,跟兄弟连一样是美国HBO拍摄的关于二战的大片。一个是讲欧洲战场,一个是讲太平洋战场,欧洲战场美国毕竟还隔着一个大西洋,感觉不到切肤之痛,但太平洋战场就不一样了,这个就是在家门口跟日本人打仗,夏威夷就是美国的领土了;万一打输了,家里就闯进来侵略者。所以两个战场的意义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参战之后的主要精力是放在太平洋这边的,是一个岛一个岛死磕,好不容易把战争的优势一点一点争取回来,最后慢慢收复失地,打到了日本列岛。
      前面又唠叨了半天,其实我最想讲的并不是战争的过程,而是我看到这本影视的最后一集,我惊了。为什么呢?因为最后一集的主题。最后一集已经没有了战斗,因为日本投降了。战争已经结束了,为什么故事没有结束呢?大多数的影片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好像苦难结束后幸福就一定会来临一样!生活有这么简单吗?王子公主终于在一起了,就一定会有幸福的生活?闯过枪林弹雨的战场,看过血腥杀戮人间惨事的士兵们如何回家,如何重新开始生活,是太平洋战争最后一集的主题。所以斯导是伟大的导演,我们可以整个作品中都能看到他并没有简单地纠结于战争的输赢,而更多的是关注于战争的人性,最让人动容的镜头是当一个濒死的日本妇女拉过小金的步枪,用微弱的动作示意他扣动扳机,让她早点离开。小金一直以来杀鬼子的仇恨就这么放下了,他没有扣动扳机,而是放下了步枪,用双手抱紧了这名素不相识、马上要死的女人,就像母亲怀抱着孩子,让她安详地死去。人在战争中都是可怜的,能活过战争的人何其幸运!美国之所以强大,我觉得还是他们信奉的原则、价值更强大。
      前段时间我看过山冈庄八的《太平洋战争》一书,书中同样写到了影片里的琉球血战。他用无比崇敬的心情去歌颂在这场战役中“玉碎”的军人和平民,甚至鼓励人们去死。当然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在战争中“玉碎”人们的心理想法,但我还是这么认为主动赴死这件事实在是违背了人性,虽然个别人会基于理想和信念去干这件疯狂的事情,大多数人还是会遵从动物的本性的,不到最后关头谁会给自己脑袋上来上一枪?在琉球战役中我看到是大多数人无辜的民众被少数疯狂的军人胁迫着做了牺牲品。而美军士兵就是这场献祭的刽子手和见证者。这些士兵都是人,他们看到自己兄弟被打死会愤怒,看到无辜的平民被屠杀会心怀仁慈,这些互相矛盾的感情往往间杂在一起,“只有把心放开才可以继续前进”。可是心放开无非就是做到心肠硬,把人的情感抛弃,让自己成为一个只会杀人的机器。当战争结束了,这些杀人的机器如何才能回归正常,变回普通人?太平洋战争最后一集讲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尊重每一个个体,尊重他们是人,而不是机器,一个国家要有这样的胸怀来接纳他们,让他们再次回到人间,而不是地狱;而不是以国家民族的大义把男女青年们送上战场,打完了随手一扔,任他们自生自灭。,只有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放在心里,放在眼中,这个民族和国家才能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没有谁能够打败他们。对比之下,我们和他们真的差得很远,

和《太极旗飘扬》一样,《登陆之日》同样是姜帝圭执导的反战影片,同样描述了战场上的兄弟情谊,但与前者相比这部影片的视角和立意要宏大许多。

影片改编自二战上等兵军医戴斯蒙德·道斯的真实经历,讲述他拒绝携带武器上战场,并在冲绳战役中赤手空拳救下75位伤员的传奇故事。故事的前半段,道斯是一个平常温吞的男人,看起来甚至有些文弱。影片交代了他从童年到恋爱、结婚的经历,婚后道斯报名参军,传奇由此开始。进入军营,一向平和无害的道斯向长官宣布了他的信仰:绝不拿枪。要上战场都不拿枪,当这里是和平饭店吗?人们本能地反感异类。长官开始层层施压,战友挑衅无果继而群殴,都没能让他改变信仰。直到被送上军事法庭,道斯也没有屈服。一封来自国务院的特赦信救了他,他得以坚持自己,当一名不拿枪的战地军医。 看到这里,我以为这是个疯子。上了战场,才发现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序幕。没有手撕鬼子的神剧情,美国人是人,日本人也是人,面对枪炮,肉身是绝对的祭品。战场就是血肉横飞,身首异处就在眼前。不带枪的道斯和同伴忙着救护受伤的战友,被一枚炮弹震晕了。醒过来的时候,全连已经因为损失惨重而撤退了,他被留在了那座孤仞之上。道斯没有独自逃生,他在来回清扫战场的日本人眼皮底下,找到了75名伤员,其中有3名受伤的日本逃兵。道斯用绳索将他们一一缀下岭,由美军治疗。他践行了自己的信条:只救人,不杀人,甚至包括敌人。道斯的精神感动了全连将士,最终美军再登钢锯岭,一举夺下这场战役的胜利。 这是一部借战争讨论信仰和人性的电影。信仰面前,众生平等。片尾的采访中,影片原型、年迈的道斯说:“每个人的信仰都值得被尊重。”道斯的信仰是拒绝使用暴力。当刚进军营的他对着上级平静地说出那四个字时,谁也没有料到它们如此不可撼动。战争是最好的人性试炼场,在死亡的巨大阴影下,人都会认同暴力。在战场上,为保护自己夺人性命,似乎是唯一的生存方式。战争越残酷,越会磨损人心,把人变成野兽。心中有大爱,能坚持救人而不杀人的人,是神。残酷是为了凸显仁慈,暴力也会向坚定让步。有一句话说得好:“只要你足够坚持,整个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也许道斯那句“神啊,让我再救一个人”的祷告真的感动了上苍,令死神也闭上了眼睛,他才能凭一己之力救出那么多人,还能全身而退。影片在最后的战役中,道斯中弹,战友用吊床把他从岭上运送下去,镜头里的他微笑着躺在崇山峻岭间,犹如天使降临。 关于信仰影片还有一处细节令人尊敬。钢锯岭被夺,日本军人战败自刎,镜头洗练平和,既不过分渲染,也不刻意丑化。在导演看来,日本人对于忠诚和死亡的迷恋也是一种信仰,同样值得尊重。 在军营里,道斯的信仰让他一度被看做是懦夫,人们甚至给他起个外号叫“胆小鬼”;到了战场上,信仰却给了他不畏生死、超越常人的信念,从而创造了奇迹。有一种勇气不是以暴抗暴,而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执着坚定。在这个戾气满满的年代,能有这么一部影片,告诉我们有人真的这样经历过、生活过,是一种幸运。史航说,《钢锯岭》这样的电影,影院里放完是该有掌声的。我没有鼓掌,感觉心像被带着水汽缓缓地摩挲了一遍,被温柔地震住了。 战争的面目就是头破血流,人间炼狱。与其仇视敌人,不如痛恨战争;与其痛恨战争,不如警惕鼓吹战争的人。再冠冕堂皇的借口都不是发动战争的理由。和平,才是这个时代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精灵的梦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对长谷川辰雄的心路历程着墨甚多,作为日本占领军将领的嫡孙,他深信军国主义宣传,自认为高朝鲜“野蛮人”一等。为效忠天皇,放弃学医和体育竞技,决然从军。在战场上,他冷酷无情,残酷对待战俘和部属,并且深信这一切都是为了民族大义、国家荣誉,他绝对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身为俘虏且被祖国抛弃,从加害者沦为受害者。苏联红军和朝鲜管教殴打嘲骂日本战俘,与日军欺负朝鲜人如出一辙;苏联军官督战枪杀自己的士兵,与自己督战枪杀部属何其相似乃尔。这一切如同一记记重锤,无情剥蚀着军国主义洗脑教育筑就的幻象,直到自己陷入绝境,被一向鄙视的对手相救,他才幡然醒悟,久被扭曲的人性终于冲破藩篱,人与人之间最质朴的感情战胜了狭隘的民族主义,他终于由一个被刻意培养出来的战争机器回归变成普通人,最终肩负金俊植的情谊重返奥运赛场。

不信看看网上整天叫嚷灭美杀日的,依然活在中国梦中,并不见得比长谷川辰雄高明多少。

《登陆之日》中的人物,同样有着民族属性的暗喻,高大上的韩国主角不消说了,导演有意识地让他透过人性弥合战争的苦难,破除民族主义的狭隘。而李众泰这个形象,对日本人的仇恨走向极端后,转而通过攀附更强者苏联,取代了奴役者的位置,疯狂地奔向在他看来唯一的希望,但骨子里,仍然是爱着金恩珠、关怀金俊植的李众泰,而不是被异化了的安东,我觉得导演是用他来暗喻北朝鲜。至于范冰冰饰演的西拉....唉,纯粹就是个打酱油的,没她不影响剧情,有她也是为了凸显男主的高大上,作为中国人看了一点也不觉得高兴,从这个名字,以及她的身份、她的的台词可以看出,韩国人真的对中国人...完全不了解,相比而言,他们对日本人的情谊也许更深些。

再扯远一些。韩国这个民族其实挺不容易的,夹在中国、日本和俄国之间艰难求生存,得罪谁也不行,他们的民族性格受中国影响很深,情感浓烈细腻外露,但精神上却与中国相当疏离,他们仇恨日本但潜意识里又喜欢和趋近日本,实在很分裂。

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太极旗飘扬》中的兄弟之情,虽然有着大韩民族分裂的喻意,但落脚点仍是凡尘俗世的兄弟情深,振泰无所谓政治立场,只要能够救兄弟,并不介意身为韩军还是人民军,也许在导演看来,能够弥合大韩民族裂痕的唯有血浓于水的同胞情谊。

在《登陆之日》中,背景扩展到了日韩中苏之间更加复杂、斩不断理还乱的民族纠葛,影片中的男一号和男二号,既是发小又是对手,既是仇雠又是袍泽,既是主仆又是难友,面对国仇家恨又该如何面对和相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夜海之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对于大韩民族久居藩属导致的自卑(其外在表现却是过度自尊)与敏感,汉民族内心深处更不能接受老大帝国被战胜乃至被奴役的近代史,虽然士的精神和大国风范早已被游牧民族和海洋民族消磨殆尽,但仍不肯正视自己的丑陋之处,转而化为阿Q的精神胜利法,见人就要说老子祖上曾经富过,谁要是说贵祖上也是做过下人的,或是你并不见得比我高贵,头上的癞就要红得透亮并照地上唾一口骂一句虫豸,人要说祖上果然好富,立即心满意得地继续坐在土谷祠前捉虱子去了。

影片揭示战争的丑恶,反对民族奴役,倡导人性与和平,相比中国虚假狭隘的民族主义抗战剧和日本影视剧同样狭隘的刻意回避态度,其立意在整个东亚地区的影片中是具有一定高度的。同时影片情节曲折,构思巧妙,虽为虚构却并未歪曲史实;影片中的战争场面激烈,效果逼真,气势宏大,深得好莱坞影片真传。实事求是地讲,韩国的商业化影片目前仍是亚洲地区的翘楚。当然,影片受好莱坞影响的痕迹也比较明显,但遍视全球,包括欧洲、俄罗斯、印度在内,哪个国家不在模仿好莱坞商业影片?毕竟大伙儿都好这一口,归根结底还是钱说了算。这也算是全球化带来的一个弊端吧。

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发布于影视焦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塔苏与金秀植的乱世爱情,有一种信仰叫做道斯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